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

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用麵粉来拍摄,或者不算甚幺新鲜事。可能你都有玩过类似效果,你还记得上次在Studio玩麵粉(不要玩食物)时,拍摄完后的清洁是多幺痛苦吗?(有试过用「水攻」的朋友应该会明白)对摄影师Mary Pryidan而言,她质疑为甚幺网上所看到的「麵粉人像照片」都是一样的,于是决定拍出一点不一样。

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用麵粉拍摄人像拍到闷?不如参考一下摄影师Mary Pryid